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上期,我们提到理性思维是西方近500年来领先世界的根源,从这期开始,我们一起来聊聊这之中的来龙去脉。

经济视角

如果说,理性思维和古典思维下的文明和国家,他们最大的区别,是在于对资本、对经济的不同理解,那我想“经济”视角,绝对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理性思维的来源,离不开历史课本里总结的三大历史变革: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而这背后的欧洲经济问题,我想正是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那只无形的手。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今天,我们就以经济为视角,讲讲这三大变革,来看看短短500年间,西方是如何从黑暗的中世纪走入理性的现代文明。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罗马与中国

罗马的政治斗争左右着西方的文明进程,这么说不为过吧?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如何理解罗马的政治斗争呢?我们肯定不能用中国的改朝换代,这种更迭性的王权之争去理解,因为罗马与中国的不同,在于他们的政治中,始终有个被基督教控制的神权。

好了,我们是一个王推翻另一个王,王朝不断更迭;

他们是一会儿神权占上风,一会儿王权占上风,摇摆前行。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东西方就这样,按照自己的逻辑,一直跌跌撞撞的走到了14世纪,此时的罗马的佛罗伦萨、威尼斯以及中国南宋、蒙元的泉州、杭州,正孕育着全世界的资本主义萌发,社会欣欣向荣。

而这一切,我们可以叫他全球化1.0时代,依靠全球化贸易赚钱,这是从远古的亚历山大时代、汉武帝时代开始,东西方伟大君主的一致梦想。

摊平欧亚大陆

至于如何实现这个梦想?东西方的君主都选择了同一个方法,那就是,摊平欧亚大陆这张大饼,所以,我们看到了历史上亚历山大大帝的东征,看到了汉武帝的凿通西域,而最终这个梦想东西方君主都没有彻底实现,留给后世的只有丝绸之路、茶马古道这样的涓涓细流。

而实现这一梦想的是蒙古人,蒙古帝国摊平欧亚大陆后,全球化1.0渐渐显现,商业空前繁荣。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只不过,蒙古人用实践告诉我们,你们都想错了,陆上丝绸之路要想从涓涓细流变成滚滚洪流,必须两样东西:1,高速铁路;2,中东中亚大统一。这两样东西,我们蒙古人办不到,后世谁办到了,家祭无忘告乃翁。但蒙古人的实践也最终告诉我们:换个思路,欧亚大陆原来还可以从海洋上摊平,这就是今天所说的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所以,到了14世纪,在蒙古人的征服和探索下,泉州、杭州、威尼斯、佛罗伦萨这作为全球化1.0时代,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和终点,就理所当然的聚集了大量的财富,资本开始对社会有越来越强的影响力。

犹太资本

好了,到这里,我们的故事就接上了我三期以前,讲得犹太人进入银行业的时期了。彼时新兴的犹太资本家,在西方神权、王权二虎相争的世界里,逐渐成长为权力的第三极——金权。

而中国呢,因为只有王权嘛,我们信得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以,呵呵,在我们当时的世界里,就无金权二字。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好了,我们回到西方,别讲飞了。

当西方代表神权的教廷越来越腐化之时,他们为了维持穷奢极欲的生活,就一次次将手伸向威尼斯、佛罗伦萨那些吝啬的犹太资本家的钱袋子。

呵呵,想让这群铁公鸡天天拔毛,供养你和你的上帝?犹太资本家们心中早已暗骂:我们犹太人,不爽你们那个叫耶稣的骗子很久了!我们要复古!我们要推翻你们这虚伪的基督神权……

但是,此话敢想不敢喊,于是他们就拉着世俗领主们搞起了“文化复古运动”,寄希望于用艺术这颗糖衣炮弹来腐化教廷,同时复古文化,重拾古希腊、古埃及的文明,最终达到自己摆脱教廷,干翻神权的目的。

文艺复兴由此,从佛罗伦萨、威尼斯展开。

日耳曼蛮子

犹太资本的金权和西欧权贵的王权抱团后,断绝了教廷的一大财源……

教廷只能寻找其他的渠道弥补其巨额亏空,于是,“赎罪劵”这种极具创造力的宗教工具被发明出来,教皇渐渐把手伸向了北方日耳曼蛮子的钱袋子中……

呵呵,你以为日耳曼蛮子就比犹太人好对付?他们发起脾气来,自己都怕,于是,一个叫“马丁路德”的日耳曼僧侣振臂一呼:上帝如果可以用金钱收买,天堂之路如果可以用金钱打开,那我们还要这上帝何用!我们要信全新的上帝!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日耳曼蛮子,这种革命性的“创新”,可比犹太资本,那种含蓄的“复古”要猛烈的多。

这就是宗教改革,新教从日耳曼统治区扩散开来。

干翻王权

犹太人和日耳曼人这两记重拳下来,古老欧洲的“神权”被打趴了,然而三权社会就是这样,金权联合王权干翻了神权,结果必然是王权与金权再起斗争……

神权被干翻之后,到了17-18世纪,欧洲人民的思想已经完成了全面升级的准备,欧洲哲学家们一句“敢于求知”点燃了全社会的创造力,科学技术、自由平等就像奇点大爆炸一样让社会进入了另一个维度,另一个新宇宙,飞速发展,与此同时,王权也跟随着社会的发展,水涨船高,到达了巅峰。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然而,王权的终极目的,无非就是就能像中国的皇帝那样,豪迈的喊出:“朕即国家”,但是,在彼时的欧洲,再喊出这句话,岂不是作死?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法国国王了,当他依旧用上古思想统治新宇宙朝时,他根本无法平衡贵族、教士、平民三大阶级之间的利益冲突,导致国家运作成本飞速上涨,而法王认为这不是问题,我可以向全国扩大税收啊!

呵呵,又有人把手伸向了金权的裤腰带,于是,巴士底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枪炮声……

王权,从法国开始,被送上了断头台。

后世总结了一下,干翻王权的这场思想改变,就叫作启蒙运动。

理性来也

我始终认为,理性思维,正是这场神权、王权、金权世纪大战中的副产物。就像战争是新技术的催化剂一样,思想上的战争,也是新思想的催化剂。而中国恰恰从董仲舒以后,就几乎灭绝了思想战争,所以,我们进化不出新思想,也就不足为奇了。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文艺复兴,本是金权要摆脱神权而策划的一场复古运动,而他却间接的告诉世人“人是有创造力的”

宗教改革,本是金权、王权与神权间的一场激烈的冲突,而他却间接的告诉世人“人是可以摆脱教廷的”

启蒙运动,本是金权与王权间的决斗,而他却间接的告诉世人“人性自由,资本万岁”

正是这三个层次的思想升级,让人性解放,让人从此自由,也让金权开始走上统治的舞台。

金权,依靠解放无数个体,解放理性思维,干翻了神权和王权。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而这些理性、自由的个体,也让金权的血液流淌的顺畅。

一切似乎刚刚好达到微妙的平衡……

于是,从此以后,理性思维带来的科学、民主,让社会飞速发展。金权退居幕后,变成了一双无形的“市场之手”,开始不再像王权、神权一样霸道的左右我们的世界。

这美好的一切,就是我们今天的世界,看上去近乎完美。

但突然有一天,一个叫马克思的人高喊出他的预言:金权就是人吃人,资本肮脏而丑陋,现在迷幻的一切终将会覆灭……

理性之源:神权、王权与金权

这个预言,不知道哪一天会实现,也不知道这个逻辑上100%准确的预言,是否像我前五期讲得那样,预测本身已经改变了结果,已经让我们进入了另一个平行宇宙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期,我们讲讲这三大思想革命中的细节故事吧。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