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全网最正经的科学幻想栏目,每周两篇脑洞大开的神秘故事

今天,我们继续聊多贡人的传说,聊聊他们传说中的天狼星人。

上期,我们聊到了多贡人具备高超的天文知识,他们虽然是西非的原始部落,他们拥有高超的天文知识。尤其是关于天狼星系的相关知识,更是凌驾于我们当今天文学之上。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多贡人还描述了天狼星系中一颗叫做波托罗(Po-tolo)的星球,根据描述,我们将其对应为天狼星B。

多贡人说,波托罗是颗白色的星球,是宇宙中极小、极重的星球,用肉眼是看不见的,它是由比铁要稍微明亮的金属组成,这种成分地球上并没有,它的重量相当于整个太阳系的重量。

而事实上,科学家也在1928年通过计算确定了,天狼星B是一颗白矮星,其质量相当于太阳的98%,小、白、重,这三个白矮星的主要特征,也与多贡传说中的波托罗一致。直到1970年,人类才“看到”了天狼星B,才拍摄到了第一张照片。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根据多贡族大祭司的说法,他们的天文知识是住在波托罗星上的“鱼人”来到地球时传授给他们的,他们把传授知识的鱼人叫做诺母(Nommo/Nummo)。

大祭司说:鱼人住在鱼的国度里,是“导师”、是“领导者”,他们住在“净土”、人类住在“秽土”,他们从“净土”乘坐“飞船”来到地球,鱼人的“飞船”着陆时,干旱的地面上会卷起旋风,“船”在干硬的地面徐徐滑行,由红色变为白色,最终停下来。

至今,多贡族人在他们的岩洞中还保留这一张画,内容就是“诺母”乘坐着拖着火焰的巨大飞船降落的场景。可见鱼人的“飞船”并非飞碟,而是一个长条形的飞船。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除了这些高超的天文知识外,多贡族还有关于末日的预言,他们说从他们的祖先那里传下祖训:地球人必须与诺母和平相处,否则,地球将会由科技比地球人先进很多的外星人来主导,人类将被灭绝。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这个祖训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

1,诺母目前还居住在地球上,只是我们普通人不知道而已,他们可能就在我们身边,或者隐藏在地球上的某个角落;

2,在这个黑暗森法则的宇宙中,鱼人和人类其实是一个联盟,如果我们这个联盟破裂,以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很快就会被森林里的猎人灭绝。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好了,说回现实,近几十年来,很多科学家沿着当年格里亚尔和迪特仑的脚步来到多贡村庄,进入多贡人画满壁画的洞穴中,研究他们的历史、文化、宗教和天文知识,科学家始终想找出合理的理论来解释,为什么多贡人这个原始部落能发展出如此独特、详实的神话体系,这些神话体系又是如何巧合的与近几十年来的天文发现相对应的。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然而,多贡族人已经无数次告诉科学家,这些东西更本不是他们的原创,而是来自于诺母的教导,包括洞穴上的壁画也在不断的告诉科学家,这些知识是从哪里来的,可惜的是科学家就是固执的不愿意相信。甚至还有很多科学家致力于研究20世纪初,西方人带来的科学、文化是如何“污染”多贡人的神话体系的。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洞穴里有这样一幅壁画,科学家最开始对它百思不得其解,它看上去就像DNA双螺旋一样,难道诺母还传授了基因学给多贡人?后来,科学家计算了1912年到1990年间的天狼星A\B互相缠绕的轨道后,才恍然大悟,这原来是天狼星A\B缠绕运行的三维轨道,丝毫不差。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研究到这里,科学似乎已经走入了死胡同。

但世界各地的神话传说却似乎还能继续解读多贡人、诺母以及天狼星的故事。

我们接着往下看。

多贡人所说的诺母并非造物主,诺母和人类一样是神创造的,诺母只是人类的导师,他是一种介于人和鱼之间的两栖生物,必须有水才能生存。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诺母与人类还有一个不同点,那就是诺母都是“单性的兄妹Nommo和Nummo”,人类都是双性的,而人类最终会演化成和诺母一样的单性。

多贡人的这点说法非常奇怪,这里所谓“单性”、“双性”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生物学上,决定人类性别的确需要XY两条染色体,XX是女性,XY是男性,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双性”,而所谓的“单性”就是只需要一条染色体来决定性别?

而根据现代生物学的研究推理,人类的Y染色体的确是在一代代退化,据推测,Y染色体可能在460万年内完全消失。Y染色体消失以后,所有人类将只有一种X染色体。

正是多贡人口中的“人类最终会演化成和诺母一样的单性”!

如果现代生物学理论没有错,那么人类到时候真会像多贡人说的那样,将以某种“单性”的方式继续繁衍吗?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由于缺乏等位交换,男性Y染色体会越来越短

另外,从多贡人壁画上来看,诺母乘坐的飞船,像什么?

龙!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我们将这几点,翻译到中国神话中,我们会发现:

兄妹、蛇身、乘龙飞行、教导人类……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唐《伏羲女娲绢本》

唐代《伏羲女娲绢本》中,伏羲女娲蛇尾交织,像什么?

鱼尾!

而伏羲女娲正是一对兄妹。

伏羲、女娲的后代——黄帝,不正是一个传说中乘龙飞行,教导人民桑植、农耕、医学等等科技的神人吗?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难道说,伏羲女娲是——细思极恐,我不敢再说了。

再想想苏美尔神话,如果跳出西琴的理论体系,我们发现恩基、宁玛也是兄妹,也是蛇身,也是他们教导人类,而苏美尔人也留下过鱼人形态的“阿努纳奇”泥板……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甚至有西方人,他们将鱼人形态的“阿努纳奇”泥板与他们的教皇装束相对比后,发现教皇竟然也是“鱼人”装扮。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再看多贡人的传统面具舞,据他们说这些面具让他们看起来就像诺母一样,我们发现,他们面具上的“角”格外明显。

而前面,我们已经很多次详细说明了“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意味着什么。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难道,全世界的神话、宗教其实都是保留着“诺母”记忆的?只是我们后来没有多贡人那么坚守,把这些记忆都遗忘了。或者说,为了人类与诺母能够和平相处,诺母和人类精英联盟,有意让大多数人类忘记这个事实?

如果是这样,那诺母诺母会不会就是我的故事中一直没有现身的主角——海人?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在南极古地图那一期我们曾提到过海人

在南极古地图那一期,我们曾提到过对海人的猜测,在《淮南子 地形训》中有这样的记载:“凡竉生海人,海人生若菌,若菌生圣人,圣人生庶人。”

分享到这里,我们似乎还感受到了一点微妙的区别:

伏羲、女娲、黄帝这些中国神话中的人物与西方的上帝相比,虽然,女娲和上帝一样,都“造人”。

但我们并不一定认为女娲就是“造物主”、就是“唯一真神”,最起码,女娲之前还有盘古开天辟地、祝融共工大战……

所以,屈原才问出:女娲有体,孰制匠之?而西方人绝不会问出:谁创造了上帝?

也就是说,中国人认为,女娲之上另有神明、造物主。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而多贡人说,诺母并非造物主,诺母和人类一样是神创造的,诺母只是人类的导师。

中国人的认知与多贡人对诺母,也包括苏美尔人对阿努纳奇的认知,似乎都在暗暗呼应——创造、教导人类的生物并非创造宇宙万物的真神,而是人类的母亲、导师,是人类之前的先行者。

隐匿的诺母

我们上一期说到,多贡大祭司说诺母降临地球的地方是在他们多贡人的故乡——马里悬崖的东北方。

如果多贡大祭司的神话和人类学家的族源分析都没有错,那么这个东北方很有可能就是古埃及。

我们再看古埃及,古埃及象形文中天狼星的写法是这样的,包括了三个部分,代表了三个神(或者说三个人类导师)。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古埃及象形文中的天狼星写法

实际上,这是传说中影响人类进程的神秘精英组织——共济会,所使用的一个标识源头。

他们分别是:代表欧西里斯的方尖碑、代表伊西斯和索普德特的五角星,再加上一个代表荷鲁斯的圆顶。

这些标识出现在各种“共济会”的艺术中,而其中最著名的一个,就是华盛顿的方尖碑和它不远处圆顶的美国国会大厦。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另外,还记得我们之前分享过胡夫金字塔通往第三密室隧道吗?

就是钻开一道门后,发现后面还有一道石门的那个隧道,这个隧道正是科学家锁定的,隐藏着金字塔所有秘密的隧道,如果将这个隧道延长,它正精准的指向天空中的天狼星。

这个现象,我们是否能理解为:古埃及人在暗示,他们最后的谜底都在天狼星上?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密道延长指向天狼星

而现代人类学研究也推测,多贡人可能正是来自古埃及。

而古埃及的政治体制,我们又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法老、各神明祭司,是两套独立的行政体系,而各神明的祭司之间又是在职责、权力和知识上独立的群体。

那么,多贡人会不会正是古埃及掌握“神圣知识”,负责与诺母沟通的最高级、最秘密的祭司呢?所以,当全埃及的法老、祭司们都伊斯兰化时,只有他们宁可来马里悬崖过原始生活,也要坚定的拒绝伊斯兰的唯一真神。

「核能,建议收藏」伏羲女娲、古埃及祭司,先知全都来自天狼星?

如果这一切成立,那么,苏美尔、埃及、中国、多贡,似乎都有同样的神话传说——

我们人类的知识来自于一个“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的高等文明,是他们教导了人类。

到后来,这个高等文明在时间的长河里渐渐与人类融为一体。

又或者——我不敢再说

END

好了,最后,我们再问一个问题,天狼星的鱼人诺母,他们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母星,来到地球上呢?他们为什么又要教导人类呢?

这背后我们似乎还能从世界各地的神话传说中挖掘出更加宏伟的故事,我们下期接着分享。

图文没看过瘾?关注抖音和西瓜视频的同名账号:自说自话的总裁,获取图文内容的视频版。

如果你觉得本期内容还不错的话,请转发收藏推荐给朋友,你们的支持是我们持续创作的动力。